产前抑郁,到底该不该进行药物治疗?

  抑郁,是妊娠和产后的一种常见并发症。其中,妊娠期抑郁可能导致早产、剖宫产或新生儿适应不良,更甚者会导致胎儿畸形等。

  对于妊娠期抑郁,常用的治疗方法有药物治疗、物理治疗及心理治疗等。一般症状较轻的患者给予健康教育、支持性心理治疗即可,但重度或有严重自杀倾向的患者则需要抗抑郁剂治疗。  而作为妊娠期最常使用的一类抗抑郁药,选择性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类药物(SSRIs,一般包括氟西汀、帕罗西汀、舍曲林、氟伏沙明、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),也具有潜在的致畸风险,会影响到胎儿的发育。  因此,这一矛盾困扰着很多患者和临床医师。  因为担心药物对后代产生不利影响,很少有患者对抗抑郁药治疗持接受态度,觉得产前抑郁自己硬扛过去,孩子就安全了,但事实真的如此吗?妊娠期抑郁,疾病和药物谁的危害更大?到底该不该进行药物治疗呢?  妊娠期抑郁不治疗,早产及婴儿低出生体重的风险显著升高  2016年6月8日,JAMA精神病学分刊在线发表的一项系统综述及荟萃分析结果显示,相比于非抑郁孕妇,妊娠期抑郁未经治疗者发生早产及婴儿低出生体重的风险分别升高56%和96%。  这次荟萃分析检索了MEDLINE、EMBASE、PsycINFO等数据库,包含23个研究,采用随机或非随机设计、将未经任何治疗的产前抑郁女性与无抑郁女性的后代进行比较分析。研究主要转归为孕37周及32周前的早产、小于胎龄儿(SGA)或大于胎龄儿(LGA)、低出生体重(<2.5kg)及新生儿入ICU的风险等。  结果显示:  ①未经治疗的抑郁与早产显著相关,风险升高56%(OR1.56;95%CI:1.25-1.94;14项研究);  ②未经治疗的抑郁与低出生体重显著相关,风险升高96%(OR1.96;95%CI:1.24-3.10;8项研究)。  妊娠期使用SSRIs与新生儿适应不良相关  2015年8月4日,《美国精神病学杂志》在线发表的一项大规模国家队列研究结果显示,妊娠期使用SSRIs治疗精神疾病与早产及剖宫产风险的下降相关,但与新生儿适应不良相关。  该研究通过使用国家登记数据,纳入了1996-2010年单胎出生的845345名参与者,比较分析了使用SSRIs者的妊娠转归与未使用SSRIs者的妊娠转归。研究者根据参与者母亲在妊娠期罹患精神障碍及使用SSRIs的情况,将其分为3组:  A:患精神疾病且使用SSRIs(n=15729)  B:患精神疾病且未使用SSRIs(n=9652)  C:未患疾病且未使用SSRIs(n=31394)  结果显示:  ①SSRIs对妊娠转归有保护作用:A组母亲出现晚期早产(OR0.84,95%CI=0.74-0.96)、极早产(OR0.52,95%CI=0.37-0.74)、剖宫产(OR0.70,95%CI=0.66-0.75)的风险均显著低于B组。  ②SSRIs对新生儿产生消极影响:与未使用SSRIs的B组、C组相比,使用SSRIs的A组出现新生儿并发症的风险更高,包括Apgar评分较低(OR1.68,95%CI=1.34-2.12)、进入新生儿监护室接受监测(OR1.24,95%CI=1.14-1.35)。  ③精神疾病本身对妊娠转归有不利影响:与母亲未患疾病的C组相比,母亲患精神疾病的A组、B组发生多种不良妊娠的转归均更高,包括剖宫产及进入新生儿监护室接受监测等。  针对妊娠期抑郁的临床决策应充分个体化  综上所述,若妊娠期抑郁女性未接受任何治疗,新生儿所面临的早产及低出生体重的风险均显著高于非抑郁女性;如果选择抗抑郁药(SSRIs)进行治疗,可降低早产及剖宫产率,但却可能导致新生儿适应不良、畸形等问题。  因此,妊娠期抑郁,并不是准妈妈们硬抗过去,孩子就能安全的,我们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药物的副作用。一旦发现妊娠期抑郁,就应及早到正规医院诊治,以确定非药物治疗或药物治疗方案。而针对妊娠期是否使用SSRIs的临床决策应充分个体化,并将母亲的精神状况及生育史纳入考虑。